ChesterWhipplefilter-SHEF

Tumbled like it was done

倒计时令人难堪,K.P.这样想。他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三分五十六秒,与一台电脑进行无意义的斗争,从数据尽头逆流而上,追逐一些无用的信息。在神经高度紧张的情况下一切都被分割成细小的碎片,就像他的愤怒,不属于一瓶油对抗两瓶醋的愤怒。123,手指在按键上轻敲,123。delete,fine。他最后一次腾空翻到天花板与墙壁的夹角处,那里是个完美的三棱锥,只需要他充当截面。在这种时候他什么也不会思考,这一次没有响起的警报和破门而入的子弹,在这台电梯的出口,没人想在他离死亡仅有一步之遥的位置推他一把。他没有思考。这个世界只允许一个K.P.存在,他不能思考死亡的含义,尽管他已经不再那么抗拒它的到来。太难了,他对自己说,不能再这样下去——没人会整日思考自己的价值,更何况他向来行动至上,井然有序条理分明的安排经常不在考虑范围内。

——可现在又怎么回事呢?K.P.还是在思考。最后那些电线还是被他丢在记忆深处,除了深夜的不眠时分再也没时间挖出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