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terSHEFshockne

nonsense

All this time

懒得再开小号了,就发这里吧
not humanized,Danny/Cruz&Lightning/Sally提及。非常ooc
重发还是不太满意,实在对不起,不喜欢看无视一下就行(……






Cruz说,你总是很容易激动。那个时候他正试图把前轮搭在高出地面一层的沙堆上,Hamilton的电子音刚刚消弭在四周的空气中。他怔愣片刻,对自己刚刚听到的内容并不抱有十分的肯定。不远处他的学生再次在威利岗那片熟悉的,温暖的沙地上打转,一圈两圈,尘土飞扬而起,第一缕朝阳掠过她明黄色的车身。

今天的训练将在七点三十分开始,正如他们每日的约定。

-

他很容易激动,是吗?简单点说他不够耐心,比任何一辆恐怖的校车都在意时间,简单来说他有些易怒——显然地。除此之外并无新事。但Cruz不一样,51号并不是第一天与她的车队主管相处。他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但肯定有某种原因。

他发动引擎开到她身边。Cruz正望着RS标志下的荒漠出神,女孩的棕色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你知道……”他的学生突然开口。“我之前不经常有这种感受,至少——我不会想把它分享给别人。这里很美,嗯,我是说真的。”

“在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前,我还几乎不认识这里任何一个人。”他看了她一眼,终于也笑了起来。“说吧,是有什么事让你想了这么长时间才和我讲?”

“Mr.McQueen--”她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奇怪,这种变化让他想笑,上一次他看见她这样时是在上赛季的Daytona。随后她向前开出一小段距离。“……是的。我的一些,呃,新朋友。”

那不是很好吗?他扬起半边眉。“赛道上认识的新朋友?相当好了,我还很惊讶为什么Chase和Danny没参加本届活塞杯冠军的庆祝会。”

她转过身,后轮在沙地上曳出长长的一条痕迹。他注意到她咬紧了牙,像是不敢说些什么。

这样让他想到了另一个人。他在心里叹气。尽管那时的自己从来不会为了这种事犹豫不决,他也从来不会因为一些事不敢求助于他的导师。从来不会。

“让我想想,三天的假期?”他没有任何意见,甚至很高兴Cruz交到新朋友。

她看上去松了一口气。“确实是的,但只有Danny……也许他带了别的朋友,不过我们都认识,你也知道他们。”

“那到时候你们的拖车排在一起一定会很壮观,活塞杯车手的聚会,粉丝要尖叫一阵了。”他朝她眨了眨眼睛。她笑了,再一次,这一次是他熟悉的那种笑容。

他们结束早上的热身训练,一同返回镇上。Cruz一如既往和他聊起tumblr上的一些新消息(他自己很早之前也有一个,不过他真的很久没看了),还有一部分有关未来三天的行程。但他一路上仍然在思考那句话的含义。

不仅仅是个形容词而已。另一个声音在心底对他说。

-

Sally的生活在她的stickers贸然闯入后开始变得前所未有地热闹。一部分是真正的爱情作祟,但另一部分来源于她爱他的原因。Lightning身上的某些特质确实具有无可否认的感染力,或者——她不知道。

Cruz和她现在的关系称得上好友。早在昨晚女孩敲响她的房门时她就知道出了些什么事,但意料之外的是与Lightning无关。

“…Daniel Swervez,他在——约你出去,对吗?”Sally看着女孩几乎要皱成一团的脸险些失笑。“别生气,他带上别的朋友也许只是因为实在太过害羞。”

“其实是'我们'的朋友。……嗯,但是我会去的,我应该去。”Cruz在她不大的房间里转了一圈,女孩控制着自己的速度,但Sally看得出来她很开心。

这让她想到第一次和Lightning来到wheelwell时的场景。后来她在他漫长的赛季中无数次回想起他说的话和他微笑时的脸。他们想念彼此,而他们彼此都知道。

“那就去告诉Mr.McQueen,这没什么的。”她加重了那个玩笑性质的代号。她们对视,之后默契地达成一致。

无论何时Sally总会在他身后,这是最重要的事。

-

是的,无论何时Sally总会在他身边。他盯着电视屏幕,上面正在播放最新一期的活塞杯战报及对部分选手的采访。Bubba Wheelhouse给他留下过很深的印象,他喜欢这位车手,至少#6在任何时刻都不会刻意针对某人发表某些言论,他一直是位中规中矩遵守赛场规则进行比赛的选手。接下来是Chase,然后是Jackson Storm,但他对IGNTR的20号并没有给予过多关注。他只是看完这期节目,然后关闭屏幕。

如果没有Sally——他不能想象没有Sally,亦不能想象如果没有这座小镇,他的生活将会是怎样一种境况。在最开始的几年还时常有人拿他的改变做些文章,据他所知那段时间争议有之非议有之,甚至比2017赛季还要严重得多。但实际上他又有什么改变呢?他依然有标志性的闪电贴纸,依然有最自信的笑容。

什么是改变?他不知道,但the king和Lightning之间的友好关系总能说明一切,任何一位记者似乎都不想错过这样一幕。

但现在站在那个位置的是Cruz Ramirez,新一代赛车迷的金色偶像,他的赛车手和他的学生。他是赛车史上无可否认的传奇,她是Dinoco的冠军选手。“传承”,他曾经反复思考这个词汇在他身上的真实含义。后来他意识到这不仅仅是赛车号码的传承,也许有更多的东西。

就像他现在明白自己也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成为Doc或者The King那样的人。他仍然时常失去耐心,他依然把一切都安排在快节奏的生活之中,他依然比任何人都容易激动——就像他一直是第一年那个在拖车内高喊“Dinoco,我们来了”的新手,他的本质在改变,但他的外在其实从未改变。

他欣赏Cruz Ramirez,无论如何她做得已经很好了。

-

她做得已经够好了,不是吗?比他想象的还要好。

-

一切都在向正常轨迹发展,除了95号赛车最终没有像任何一位老车手一样宣布正常退役,现在他身边没有Bobby,也没有Cal——除了他的家之外他看上去一无所有。Dinoco的新任车队主管不是外行,新任车手亦锋芒锐利,但从RSN的部分新闻播报来看,他似乎比外行还要外行。

也许可以有一些改变,也许可以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他想。这些人,他们可以是Chase可以是Natalie也可以是Bob Cutlass,现在对他的看法是什么?他曾经没那么在意,直到他熟悉的一切开始渐渐变得陌生。

Mr.McQueen在某一天发现自己似乎从未成长。那天他近乎一夜未眠,cozy cone的矩形窗外灯火闪烁,他盯着它们,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应该睡觉。他回想起过去的几个月,梦一样的几个月——那一瞬间它们不受控制地涌回他的脑海,让他几乎想以最大马力发动引擎,就像这样可以让积雨云瞬间消散,或者白昼即刻来临。

他输了一场比赛,之后是两场,之后是爆胎时的骤响和无尽的黑暗。之后他像个依然不顾一切的孩子一样拼命想赢,甚至比他的新手赛季更渴望胜利。在媒体面前接受采访时记者常常提到这段日子(传奇退居二线的故事,遗产传承的故事,从报刊到推特新闻再到RSN都乐此不疲),他回答的语气总是平静的,甚至比新一代赛车迷熟知的#51车队主管还要平静——不然他还能说什么呢?他应该这样。

他必须这样。

但他后来并不是没有想过如果没有这段时光,现在的他会处在怎样的境况。只要他不曾宣布退役就仍然会有Sterling存在,Mack会带他到新建成的rusteze训练中心,他会再次见到Cruz Ramirez,但这一切都建立在他尚未退役的前提下。如果他退役——好极了,他根本无法想象。

车库内连空气都在发潮,他的油压降到前所未有的最低。他反反复复观看那段录像,每次重复播放都像引爆他的火花塞再把他揉成一团废铁。最后他忘记了疼痛,忘记了自己身上除了浅灰色的底漆之外还有红色的95号。最后他看着自己的导师,想起他的三座活塞杯。

他闭上眼睛。

那只是一个没用的杯子。Hudson Hornet这样说。

-

某几次比赛之前Jackson Storm提前了几十分钟来找他聊上几句。他不知道理由,看上去对方也没什么刻意目的,但至少没有早先几次的戾气。他后来问到Ray,毫不意外地知道了这种chatting with everybody的主意出自于Jackson的车队主管。Storm也许依然讨厌Cruz,现在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偶尔他也真的希望他们每个人都能友好相处,只是连他自己都知道那不太可能。

你会为自己之前的冒失而后悔吗?他问自己。不是因为Smokey给他看的满墙照片,不是因为Storm,更不是因为Cruz。

但无论再来多少次,他的答案都是不会。失去了那段经历就没有现在的他,就没有沙滩训练和托马斯维尔的夜晚,就没有雷霆谷和她的第一场胜利。

“你认为怎么样?”

他抬眼,Storm仍然维持着他标志性的笑容。他皱起眉,实话说他根本没能听清对方刚才说什么。

“这场没有悬念,冠军。因为我会赢。

那一场Jackson Storm确实排在第一位。他看着赛后被记者簇拥的前五位车手,突然有种莫名的释然。后来Cruz告诉他他其实是笑着的,尽管他根本不想承认。

他看见曙光,它来自于新生的一代,属于未来的一切。

-

他给Cruz放的假实际不止三天,这是他在看见Laney的行程安排时立刻做出的决定。他的学生也一样需要休息。
在假期的第二天他收到Cruz发来的照片。他们不在海滩,也不在任何一个度假旅行点——看上去是市内某家不出名的餐厅。Danny和她在画面的最中间,旁边是Chase和Bubba,也许还有Laney,但奇怪的拍摄角度让他看不见更多的人。

下方的配字是他熟悉的语气,bring it on, old man. 附加一个Cruz式笑脸,他能想象到她会说些什么。

他写了一小段回复,捎带一点对Danny的打趣。

别忘了回家,他在结尾这样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