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terWhipplefilter-SHEF

Tumbled like it was done

【凯本】against the speed 上

自我挑战。凯本爱情向,标题已有注明。外貌性格设定为616后期+ANAD凯/616前期本,普通人无能力,二人无亲缘关系。采用部分ANAD凯性格主要在于平日说话多少的问题。
彼得和本为表兄弟。原创人物凯瑟琳Katherine,原人物设定取自自设性转凯恩,性格融合AN本与AN凯加一点私设。外貌接近动画官设的Petra。
背景为科技迅速发展过程中期,聚合材料与智能系统已广泛普及。目前凯恩与本已经同居并接近于组建家庭。
最后预警,强烈凯本倾向描写,非无差也非普通友情,无法接受请跳过以下内容,触雷概不负责。




本·莱利在噩梦里再度窥见最坏的未来。银白色客机陨石般斜撞上山头,气流卷起连接人工林的合成线路,爆炸的瞬间火光绚丽如阳光下的蝶翅。他贴着电子屏幕的手掌猛然收紧,身体像贴在腿部的匕首般凉下半截。

那个时候凯恩不在他的身边,如曾经任何一个短暂而不具名的时间点,他的爱人不在他的身边。他们从不像任何热恋中的情侣在公园小路上牵手,不在开着大功率空调的咖啡厅中亲吻彼此,本甚至不常干涉凯恩的生活。他仅仅将自己翻阅凯恩的日记时摘下的一段话记在心里,凯恩说本·莱利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是他现在仍苟延残喘于世的缘由。

他从没想过凯恩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他,即使这样的离去残酷且美丽,与凯恩昔日在鲜血交织的墙面留下拳印的场面如此相似。

因此他近于痛苦地醒来时触摸自己的眼下只有一片冰冷。没有泪水的黏腻感,本从不因梦境里的一切哭泣。房间里隐约闪烁着流火一样的蓝色光点,除此之外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漆黑。他翻身贴上爱人的身体,舒展唇角叹息般亲吻对方的额头。双手仍在紧绷中颤抖,冷汗在脊背上蜿蜒爬行,他努力将一切不适尽收心底,在疲倦中静静放松。

你看,一切都会好。他默念。

凯恩睡眠向来很浅,这种现状与他以前的职业关系不小,曾经他随时需要关注自己的手机屏幕是否莫名碎裂或者被装上定位仪,在深夜也需将警示音和来电显示开到最大声。他甩手不干之后仍无法回归普通人生活,类似的习惯如同卡进食道的鱼骨般持续至今,但至少已是习惯。

他在爱人深夜醒来不久后就已完全清醒,而对方显然已经窝在他怀里睡得满心舒适。他闭上眼又睁开眼,环上对方的肩膀让他在自己胸口缩得更紧,依靠强大的夜视能力在黑暗中描摹对方的面部轮廓。自眉梢到下颚,凯恩几乎不需睁开双眼就能在脑海里完整勾勒出本的面貌,他依稀记得凯瑟琳说你们的脸有些过于相似。但本那张脸确实和他太不相同了。本有舒展的眼角和眉心,在侧头和他谈话时总能发自内心地微笑。他曾是羡慕这种笑容的,甚至有时在心底质问自己为什么有权得到现在这样安宁稳定的生活。

睡吧。他触及本的鬓角,指腹安抚般轻轻滑过,唇际翕动着无声道出几个简短的词汇。凌晨匆匆过境之际他们像一对真正的恋人般互道晚安,对未来怀有深爱与无限期许,年轻人身上的特性在他们身上仍有保留。



曾经的凯恩之于本就像孩子之于母亲。凯瑟琳端起咖啡杯时戏谑地微笑,挑染的猩红色发卷在肩上散成星河状波纹。彼得大概不知道这一段故事,我知道你和凯恩都不会和他说,即使凯恩对彼得的尊重就像对他真正的兄长。

因为根本没有这回事。凯恩提着热水从楼上走下来时刚好听见这一句,心里怒吼般回敬这位朋友。本瞥过凯恩拧在一起的眉头和绷紧的唇角瞬间了然,又像是刻意为了惹他生气,在凯瑟琳挑眉看向他时面上毫无笑意,只是翻着手边的纸质书将上面仅有的一页插图折出皱痕。嘿,凯西,你今天的发型很漂亮。他说。

又来了。她用指腹轻敲桌面,将本接下来近于搭讪的玩笑话推回咽喉。你进门时已经说过一遍——别拿我当笑话,我可不敢管你们之间的事。她表情里处处写着毫不在意,起身时随手将用过的纸团放在清洁器上方,坐回客厅中央。

凯恩没能坐到本的对面,本已经前去和凯瑟琳道歉并继续他们之前的话题。他端起用过的碗碟简单清理了依然整洁的餐桌,合上本刚刚翻过的诗集转身上楼回他自己的房间。他的房间干净整齐但并非他最开始想要的感觉,仅仅由于工作以及疏于整理,除了电子书和必要的制冷用具他在自己的房间几乎不放什么别的。

但本的房间就完全不同。他按上自己房间的旧式门把轻轻转动至中间,它如某种生命感知到刺激般迅速弹回,薄薄一层尘土自房间内部掀起,门牌的Kaine变幻为靛色,显示成功通过。

他其实完全不想回到这里,比起他自己的房间凯恩对本的房间更有兴趣,或者回到卧室,补上深夜失眠的那几个小时。凯恩将掌心贴上拥有雪原色彩的书柜,心脏中持续泵出的血似乎就覆盖在上面,不仅仅是他的血。



凯恩在工会基地的电梯上第一次遇见本·莱利。那时空中轨道与飞行器制造技术远不如这一年发达,空调里限量供应的制冷剂早就挥发完毕,他塞在闷热的金属框架里,带着半身仍在渗血的伤痕,短暂的几分钟几乎让他把所有脏字都骂个干净。在电梯缓缓爬到三十层时站在他身边的金发年轻人摘下墨镜,擦掉鼻梁上积下的汗珠,习惯般朝离他最近的,电梯里唯一另外一人伸出手。“嗨,有老式圆珠笔吗?”

凯恩看他的眼神有如普通人观察解剖青蛙的神情。本收回手,没再多说什么。

直到他们走进同一间办公室。本找到自己的电脑后就埋首其中不管不顾,凯恩站在门前任房间内熟悉的冷气把肩上过长的头发贴在脸侧。他退出去在门后的屏幕上留下带血的手印,显示结果仍是这间长廊最深处的电脑房。明蓝日光灯晕染墙上分门别类的海报与贴画,蓝色自四面八方亮起。

“你没看错,是这儿。”金发的年轻人将面前的两台仪器推开走到他面前,熟练地拨动四面八方突然亮起的操纵屏。凯恩注意到对方流畅的手臂肌肉线条,以及放在不远处的摩托头盔*。“我是本,本·莱利。我们俩共用一间,同一个代号。……我认为它足够好听。”

本·莱利将最后一个按键调整成为开始,右侧蓝光骤然扭曲为火焰一样的烈红,日出与海洋般令他几乎窒息的色彩。身上的痛感已接近麻木,他注视着红与蓝交界边缘逐渐被明显分割,有如凝视利刃铮然出鞘。








*头盔:一个Clone Saga衍生的恶趣味,前期本有一辆摩托。

评论(2)

热度(6)